华夏医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临床医学 > 儿科疾病

中医儿科学荟萃了中华民族数千年来小儿养育和疾病防治的丰富经验

作者:华夏医学网 时间:2021-10-18 08:11:19 阅读:()

首页 中医图书《中医儿科》第1节 中医儿科发展简史

中医儿科以中医理论体系为指导,以中医、针灸、推拿等治疗方法为方法,研究儿童从胎儿至青春期的生长发育、生理病理、喂养保健,以及各种疾病防治的一门医学。

中医儿科凝聚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在儿科养育和疾病防治方面的丰富经验。随着中医学的发展,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理论和实践体系。中医儿科的发展历史可分为四个主要阶段。

——。中医儿科的萌芽期(远古-南北朝)

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原始的医疗活动。据考古学家称,69万年前中国“北京人”的平均寿命只有14岁左右。因此,可以说早期人类的医疗活动包括了儿童医疗的相当一部分。《山海经》中的吴方是传说中中国最早的儿科医生。史书上清楚记载的儿科医生,最早见于《扁鹊苍传》:“扁鹊……生于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当儿科医生。” 古代医书对儿科疾病的早期记载,见于西汉帛书《五十二病方》。这本书包含对“婴儿疾病”和“婴儿致残”的描述。《汉书·易文志》收录《妇婴方》19卷,是早期妇儿科方剂书。《内经》不仅建立了指导各科室临床实践的中医理论体系,还对儿科的生长发育、体质特征、先天因素、诊断及预后等方面提出了诸多论述。 《伤寒杂病论》建立的辨证论治体系,特别是脏腑脏腑,对儿科辨证体系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在此期间,儿科病历中有记录。例如西汉名医春玉仪(苍宫)用以下气汤治疗小儿气汤,东汉名医华佗用四物女丸丸治疗小儿夏利病。《隋书·纪记志》记载,南北朝医书专门列出儿科、产科等医科。同时还有小儿医学专着,如王墨超的《小儿医学本草》2卷、徐树祥的《治少小白杂方病方》37卷等。在此期间,儿科病历中有记录。例如西汉名医春玉仪(苍宫)用以下气汤治疗小儿气汤,东汉名医华佗用四物女丸丸治疗小儿夏利病。《隋书·纪记志》记载,南北朝医书专门列出儿科、产科等医科。同时还有小儿医学专着,如王墨超的《小儿医学本草》2卷、徐树祥的《治少小白杂方病方》37卷等。在此期间,儿科病历中有记录。例如西汉名医春玉仪(苍宫)用以下气汤治疗小儿气汤,东汉名医华佗用四物女丸丸治疗小儿夏利病。《隋书·纪记志》记载,南北朝医书专门列出儿科、产科等医科。同时还有小儿医学专着,如王墨超的《小儿医学本草》2卷、徐树祥的《治少小白杂方病方》37卷等。西汉名医春玉仪(苍宫)用以下气汤治疗小儿气汤,东汉名医华佗用四物女丸丸治疗小儿夏离病。《隋书·纪记志》记载,南北朝医书专门列出儿科、产科等医科。同时还有儿科医学专着,如王墨超的《儿科本草》2卷、徐树祥的《治少小白杂方病方》37卷等。西汉名医春玉仪(苍宫)用以下气汤治疗小儿气汤,东汉名医华佗用四物女丸丸治疗小儿夏离病。《隋书·纪记志》记载,南北朝医书专门列出儿科、产科等医科。同时还有小儿医学专着,如王墨超的《小儿医学本草》2卷、徐树祥的《治少小白杂方病方》37卷等。

二、中医儿科的形成时期(隋-宋)

隋唐时期,政府十分重视医学教育。在御医处,医生教授医学。其中,有五年学制,促进了儿科的发展。

隋朝元芳主持编纂《病源论》,共6卷小儿杂病。书中对育儿提出了积极的看法,如“衣服不要暖和,……适时看风,……适时喂奶”等等。外感病分为伤寒和气病两大类。内伤以脏腑辨证为主,详述小儿病因证候。唐代孙思邈的《急诊方剂》中,《幼儿方剂》前两卷收录儿科方剂300万余条,

相传最早的儿科专着《颅封经》流行于唐末宋初。提出婴幼儿纯阳生的观点,论述了小儿脉法及惊厥。北宋千义,用于治疗癞、疔、疔疮、痢疾、火丸等疾病,对中医儿科体系的形成作出了突出贡献,因而被誉为“儿科圣人”。钱毅的主要学术成果由其弟子颜继忠编纂在《小儿医学证知觉》一书中。该书将儿童的生理病理特点概括为“脏腑虚弱,从五脏入手,补虚解固,并注意软化清养,补福施之,使攻不伤正气。擅长切开古方,根据儿科特点开新方。

北宋时期,天花麻疹盛行,名医董记以寒凉之法医治,并总结撰写了《小儿斑疹急症方剂论》,开创了一本关于天花和麻疹的专着。南宋时,刘芳等人。主编《悠悠新书》40卷,是当时世界上最全的儿科著作。南宋时期还有《儿科卫生总方》20卷,涵盖了各种儿科疾病,包括各种先天性疾病。书中明确指出,新生儿脐带口是因脐带不慎折断所致。它与成人破伤风引起的破伤风相同。晒脐带然后包扎脐带,是当时预防脐带风比较好的方法。

南宋时,陈文中着有《小儿痤疮方》、《小儿病源方》。对于阳气虚寒引起的痤疮样疾病的不良症状,他用温不脱多进行紧急治疗。陈文中是温补大师,与千义与董纪中的寒性相得益彰,推动了中医儿科的发展,为儿科辨病论治提供了全面的依据和丰富的治疗方法。

三、中医儿科发展时期(元代-建国前)

晋元四人四人各有专长,在儿科方面也有自己的贡献。刘万素主张用辛、寒、苦寒、清热养阴等法治疗小儿发热。李代非常重视调理脾胃。朱振恒认为,孩子“阳多阴不足”,善于运用滋阴法。

元代曾世荣编着《活幼口议》、《活幼心书》。曾先生对新生儿疾病的详细论述是早期中医新生儿学的集中论述。他的论证内容翔实中医儿科疾病,对许多儿科常见疾病的分类和治疗发表了精辟而有指导意义的评论。其治疗方法,利火宝龙丸、镇经丸等治疗方剂沿用至今。

明代,薛凯、薛姬擅长儿科。薛提倡五脏辨证论。每篇文章均引述千义辨证论治大纲。继陈、张五脏五脏的论述之后,旁证被广泛引用并推演成一章。他们重视脾肾,以陈文中治脾而趋温,治肾不只因千义,滋阴养阴,从阴中求阳。而陈文中的阴。《婴幼儿护理概要》讨论了221种儿科疾病和1540个病历。其中包括小儿外科。眼科、耳鼻喉科、口腔牙科、肛肠科、皮肤科、骨科、外伤科有70多种疾病。脏腑、经络、辨证论治、内治、外治、外科相结合,形成了中医小儿外科专业。重大的贡献。

明代名医万全着有《儿童发展》、《育儿秘诀》、《偏育心书》等儿科专着。针对不同阶段的孩子,他提出了“育儿四法”,即育前培养独创性、育胎守真、育后防变、判断防病。

在朱振衡的基础上,系统提出常有阳虚、阴虚、肝虚、脾虚、心虚、肺虚、肾虚。儿童“三四不足”的病理生理学说。他特别注重调理脾胃,认为“调理方法不是专医,而是奶妈、饮食、慎药,使脾胃不伤,常固”,具有重要的临床指导意义。

此外,还有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收录了许多治疗小儿疾病的药物和方剂。鲁伯传人《婴幼儿百问》,详细研究小儿病源及证候治法,探讨水平性、实用性,王肯堂的《证候论治标准:儿童科》是众多书籍中收录时间最长的,并且指的是他自己的观点,内容广泛。张敬岳的《敬岳全书·小儿齐》提出,小儿辨证的重点是外、内寒热两虚,小儿“阳虚”,“阴常不足”,

清代儿科医生夏雨着有《儿童铁镜》。他认为“有内而外”,从面色和检查妙窍就可以区分脏腑的寒热,并强调推拿疗法在儿科中的应用。《易宗金鉴·儿心法》是清廷组织编撰的儿科专书。谢玉琼的《麻疹活人书》是一本关于麻疹的专着,详细阐述了麻疹各个阶段和合并症的辨证治疗。《医林矫正》一书作者王庆仁观察儿童尸体解剖数据,明确提出“

陈复是清代著名儿科医生,着有《童书汇编》。他倡导指纹诊断法,总结了指纹诊断法和辨证法。《小儿悟性》除运用脏腑辨证外,更注重辨证八法在儿科中的应用。陈氏创作工厂整合了八方,遵循古方,并收录了大量简单方方,使本书更具实用性。

吴汤不仅是温病学的高手,在儿科方面也有突出的成就。他明确提出了“子孙不阴阴而不长者”的生理特点。它们易于感觉,易于传播并根据病理特征而改变。论小儿温病、六气病原、三焦辨证、求病本,与叶贵的围气应雪证理论相辅相成。

明清时期,天花麻疹盛行,儿科生产;在产生大量痤疮和大麻专着的同时,人痘疫苗接种预防天花的应用已广泛传播。祛痘方,《三纲知略》(1653)载有祛痘服法。余茂琨《评痘金经赋》(1727)记载,明隆庆年间(1567-1572),宁国州太平县的接种人痘的方法已盛行于各地。我国的人痘疫苗接种方法后来传到俄罗斯、朝鲜、日本、土耳其以及欧洲和非洲国家,成为世界免疫学发展的先驱。

清末,随着西医传入我国,儿科界有人开始提出中西医结合。何炳元的《小儿诊新汇编》是在传统四诊之外,一诊检查口腔、体温、阴道脏器、经络的变化。同一时期,儿科疾病盛行,许多医者求教,结合新知识,治疗了大量儿童。例如,在治疗重热病上,许小普擅长用温阳药补阳救逆,奚永尚擅长服用寒凉药来清热利津。

四、 中国儿科新时代(建国后)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成立后,在我国发展传统医学的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在现代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学术氛围中,中医儿科学与其他中医学科一样,进入快速发展的新时代。

近代中医中等及高等教育始于1950年代,中医儿科硕士和研究生教育始于1970年代,中医儿科博士教育始于80年代,在职医师继续教育始于1990年代。完善的教育体系不仅为中医儿科学输送了一大批人才,而且不断提高中医儿科学素质,成为学科发展的保障。

新中国成立以来,编写出版了历代儿科名著,发掘了大量对临床具有理论指导和实际应用价值的宝贵资料。关于中医儿科学中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学术界争论不休,认识逐渐趋于一致。儿诊法的应用丰富了传统四诊内容,开展了色诊量化、舌诊、微观检查、嗅觉分析、脉象分析等四诊客观性研究。在。

在预防医学上,总结和推广了中国古代保胎的经验,对优生学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孕妇用药预防新生儿胎黄、胎儿胆怯的发生,取得了创新成果。体弱儿辨证施药,调整体质,增强五脏六腑的生理机能,减少反复呼吸道感染和脾胃虚弱儿的发生,延长哮喘、哮喘等复发性疾病的缓解期。肾病综合征。中医药保健药品、保健食品、保健用品的开发和应用,对增强体质、

在临床医学中,随着临床诊断技术的进步和科学研究方法的应用,研究成果不断涌现,诊疗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应用儿童夏季温度理论指导流行性乙型脑炎诊治,降低病死率和后遗症率;应用胎儿怯懦理论指导低出生体重儿的治疗,提高生长发育速度,增强体质,降低死亡率。. 对哮喘、肺炎、咳嗽、腹泻、癫痫、胎儿黄疸等儿科常见病的研究不断深入;厌食症、儿童多动症、病毒性心肌炎、皮肤黏膜淋巴结综合征、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等辨证论治本病总结规律;在治疗肾病综合征、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急性白血病、流行性出血热、新生儿​​硬肿症等疾病方面取得了研究成果。一批口服液、注射液等儿科新药已投入临床使用。在临床科研中引入实验方法,通过临床试验、动物实验,不仅证实了中药的临床疗效,阐明了药效学原理,而且为进一步提高疗效、筛选处方、改造剂量提供了科学方法形式。. 辨证论治本病有总结规律;在治疗肾病综合征、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急性白血病、流行性出血热、新生儿​​硬肿症等疾病方面取得了研究成果。一批口服液、注射液等儿科新药已投入临床使用。在临床科研中引入实验方法,通过临床试验、动物实验,不仅证实了中药的临床疗效,阐明了药效学原理,而且为进一步提高疗效、筛选处方、改造剂量提供了科学方法形式。. 本病辨证论治有总结规律;在治疗肾病综合征、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急性白血病、流行性出血热、新生儿​​硬肿症等疾病方面取得了研究成果。一批口服液、注射液等儿科新药已投入临床使用。在临床科研中引入实验方法,通过临床试验、动物实验,不仅证实了中药的临床疗效,阐明了药效学原理,而且为进一步提高疗效、筛选处方、改造剂量提供了科学方法形式。. 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急性白血病、流行性出血热、新生儿​​硬肿症等疾病。一批口服液、注射液等儿科新药已投入临床使用。在临床科研中引入实验方法,通过临床试验、动物实验,不仅证实了中药的临床疗效,阐明了药效学原理,而且为进一步提高疗效、筛选处方、改造剂量提供了科学方法形式。. 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急性白血病、流行性出血热、新生儿​​硬肿症等疾病。一批口服液、注射液等儿科新药已投入临床使用。在临床科研中引入实验方法,通过临床试验、动物实验,不仅证实了中药的临床疗效,阐明了药效学原理,而且为进一步提高疗效、筛选处方、改造剂量提供了科学方法形式。. 通过临床试验、动物实验,不仅证实了中药的临床疗效,阐明了药效学原理,而且为进一步提高疗效、筛选处方、改造剂型提供了科学的方法。. 通过临床试验、动物实验中医儿科疾病,不仅证实了中药的临床疗效,阐明了药效学原理,而且为进一步提高疗效、筛选处方、改造剂型提供了科学的方法。.

中医儿科学的形成和发展已有数千年的历史,目前正朝着学科现代化的方向推进。中医儿科学的现代化,就是要建立一整套源于传统中医儿科学、适应未来社会需要、与现代科学学科自然衔接、协调发展的新理论和新实践。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科学研究是必由之路,人才培养是其基础工程。相信经过长期的努力,随着整个中医现代化,中医儿科现代化将逐步实现。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精品推荐